“阿根廷特朗普”的经济实验
发布日期:2024-01-08 19:37    点击次数:115

  转自:北京商报

  当地时间12月10日,阿根廷当选总统哈维尔·米莱(Javier Milei)宣誓就职。这名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在首次演讲中警告,只有剧烈和痛苦的财政改革,才能解决该国数十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除此之外别无选择。如今,阿根廷是全球通胀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全国贫困人口逾四成,政治和社会危机不断。

  “再次伟大”

  在竞选活动中,米莱就常常高举起电锯,象征他将大刀阔斧地削减财政开支。就职当天,米莱在位于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阿根廷国会向宪法宣誓,并接过绶带和权杖。随后他在国会台阶上发表就职演讲时说道:“除了剧烈调整,别无选择。”“我们没有钱。”

  米莱没有在演讲中透露改革细节,但他表示,关键步骤将包括通过削减相当于该国国内生产总值5%的财政开支,来进行财政调整。不过这些削减将落在国家政府,而非私营部门身上。

  上任首日,米莱就砍掉了一半政府部门。在完成权力交接仪式后,他签署了首份必要紧急法令(DNU),将阿根廷新政府的部门数量减至9个。在此情况下,在至少未来4年内,阿根廷将有9个部门运作,分别是内政部、国防部、经济部、基础设施部、司法部、安全部、卫生部、人力资本部及外交部。

  为解决经济问题,米莱选择了主流派路易斯·卡普托(Luis Caputo)执掌经济部,卡普托的亲密盟友圣地亚哥·鲍西利(Santiago Bausili)担任央行行长。“我们要让国家重新站起来,让阿根廷再次伟大。”这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口号不谋而合。

  评论称,米莱就职标志着阿根廷迎来一场重大赌博。他大幅削减开支的休克疗法计划受到投资者的好评,可能会稳定陷入困境的经济,但却有可能使更多民众陷入贫困。目前,该国已有超过五分之二的人口处于贫困状态。

  米莱1970年10月22日出生,曾担任过企业管理人员、大学教授、专栏作家、广播电视节目主持人等。2021年,米莱组建“自由前进党”并当选阿根廷国会众议员。

  作为极右翼自由主义政治人物,米莱以激进的经济改革路线著称,包括大幅削减政府支出、关闭央行以及全面“美元化”。在11月19日的总统第二轮选举中,米莱击败前经济部长塞尔吉奥·马萨,成功当选为阿根廷总统。

  经济失衡

  激进主张的背后,是阿根廷面临着长期恶性通胀以及高通胀之下阿根廷货币不断贬值的现实。11月的最新数据显示,阿根廷年化通胀率已高攀至142.9%,不仅在拉美国家中最高,也打破了自身32年来的纪录。

  数据显示,美元兑阿根廷比索官方汇率已从年初的178大幅上升至12月初的364。但很多人都会选择“更划算”的黑市汇率,目前已突破1∶1000。

  支持者愿意为米莱赌一把。72岁的医生马塞洛·阿尔塔米拉(Marcelo Altamira)说:“他是我们仅存的最后希望。”他说,即将卸任的费尔南德斯政府“摧毁了国家”。

  “我只是缺乏运气。”卸任了的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回顾任期时不无伤感地表示。他于2019年12月就职总统,很快全球暴发新冠疫情,且影响几乎持续其整个总统任期。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阿根廷研究中心秘书长林华分析称,疫情一方面造成阿根廷国内贸易中断,失业人口剧增,另一方面国际上对农产品需求萎缩,大宗商品价格下跌。面对严峻的内外夹击,费尔南德斯政府不得不采取信用扩张的救市方法,不断超发货币、提高补助金、通过公职部门吸纳就业,恶性通胀和货币贬值席卷全国。

  与此同时,阿根廷政府财政收支失衡,常年债台高筑。据报道,2018年时任阿根廷总统马克里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获取了570亿美元的贷款,使阿根廷成为IMF的最大债务国。2019年费尔南德斯政府上台后表示无力按期还债,与IMF达成债务重组协议。但“借新债还旧债”只会导致外债“滚雪球”式不断累积。阿根廷财政部和央行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阿公共债务(内债和外债)已达4192.91亿美元。

  在此背景下,阿根廷人民迫切寻求改变。连锁超市的职员佩德罗向西班牙《国家报》直言:“我不在乎米莱是不是‘疯子’,也不在乎他能不能照他说的做。在马克里的带领下,我过得很糟糕;后来换成费尔南德斯,我过得更糟。我不愿一成不变。”虽然不少人认为米莱的观点和政策设想过于偏激,但这对于苦受通胀和货币贬值折磨的阿根廷民众来说颇有吸引力。

  巨大挑战

  但是,米莱的激进主张遭到外界的强烈质疑。2023年11月,也就是阿根廷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前夕,全球113名经济学家签署一封公开信,共同批评他的经济主张。在签名者之中,既有托马斯·皮凯蒂这样的著名欧美学者,也有何塞·安东尼奥·奥坎波、阿莉西亚·希隆等来自拉美的著名经济学家。

  在他们看来,大幅削减公共支出将加剧阿根廷本已严重的贫困和不平等,实行美元化和财政紧缩属于无视现代经济的复杂性和历史教训,米莱的主张可能导致整个国家陷入经济灾难和社会混乱。

  媒体评论认为,“米莱要做的事情在梅内姆执政时期都做过,都失败了”。经济的极端自由化、主要国有企业的私有化、关闭中央银行、经济的美元化,米莱的这些政策主张对于阿根廷或拉美并非新鲜事,其作用和局限性也是一目了然。

  林华表示,阿根廷经济问题的根源在于其自身的脆弱性和结构性矛盾十分明显,阿根廷经济对外依赖性太强,经济结构模式单一,主要靠大宗农产品出口拉动经济,所以受国际市场的影响比较大。而吸引来的外资也大多是一些国际流动资本,为追逐短期利益而来,由此导致国内投资严重不足,经济内生动力不足,就只能依靠出口,但又属于资源型出口,一旦遭遇自然灾害,就会有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同时,阿根廷的“美元化”之路或许也是困难重重。财通证券认为,全面美元化是将发行的阿根廷比索全部兑换为美元,阿根廷央行现有的外汇储备明显不足。实施过程中阿根廷比索官方汇率需要继续大幅贬值。联合资信也指出,“全盘美元化”对阿根廷的帮助或将有限,可能会导致阿根廷失去货币政策的自主权并加剧阿根廷经济对美元和美国经济的依赖。

  北京商报记者 方彬楠 赵天舒

股市回暖,抄底炒股先开户!智能定投、条件单、个股雷达……送给你>>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周唯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


Powered by 股票金融杠杆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